这个国际 A 类电影节已从凤凰沦为野鸡

蒙特利尔Bleury大街1432号,一座精致典雅、富有十足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静静地伫立,这便是蒙特利尔知名建筑——始建于1913年的帝国剧院(The Cinéma Impérial)。

作为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Montreal World Film Festival/Festival des Films du Monde,简称:MWFF)的大本营,已逾百年历史的帝国剧院见证了电影节的今与昔,来与往。最近的税务风波又让电影节上了媒体头条,更有直接发问者:蒙特利尔电影节完了吗?人们似乎已经看到了电影节进入坟墓的那一天。我们禁不住要问,这个创办于1977年的国际电影节,这个蒙特利尔人曾引以为傲的世界级电影节,42年光影盛衰,究竟还能走多远?

距离电影节开幕不足一月,电影节创始人兼主席、出生于南斯拉夫已愈88岁高龄的塞吉·洛赛克(Serge Losique)却又上了报纸头条:因欠税高达50万加币而被税务部门告上法庭。

收到传票的Serge Losique出庭受审,根据法庭记者的说法,88岁的老先生洛赛克无法找到代理律师,只好自己为自己辩护,言语听起来也有点凌乱。

法庭表示,如果不能在8月1日之前先期支付3.28万加元的部分税款,2018年8月23日即将开幕的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将不允许举办!电影节相关机构的所有活动一律暂停。

蒙特利尔是北美最具电影艺术气息的一座城市,当你漫步于老城区(Old Montreal),阳光绿植包裹着百年咖啡店,系着铃铛的马车踢踏着步伐轻快掠过,教堂的钟声敲响,你会瞬间产生一种错觉,似乎自己置身老电影那奇妙的光影里……

根据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FIAPF)官网公布,全球有十五个国际A类电影节。其中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是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承认的世界三大电影节。

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以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是国际电影联合会确定的国际五大电影节。

电影无国界,作为各国电影人交流的平台,自1977年起每年8月下旬,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都在加拿大文化之都蒙特利尔如期举行。

电影节单元设置上包括:世界竞赛单元(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处女作世界竞赛单元、Hors Concours (World Greats, 非竞赛单元)、聚焦世界单元(美国、欧洲、亚洲、非洲、大洋洲)、世界纪录片单元、Tributes、Cinema Under the Stars、加拿大学生电影等内容。

此外,电影节还设有由观众票选颁发的奖项:公众选择奖、最受欢迎加拿大影片、最佳拉美影片、最佳纪录片、最佳加拿大短片等。

凭心而论,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在电影选片环节,基本关注了片源的广泛性、题材的多样性,要求参选影片非法语电影必须用英法两种语言做字幕,法语电影必须有英文字幕,英文电影必须用法语字幕。

在历史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也确实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电影人奔赴蒙特利尔,追逐并实现自己的光影梦想。

鼎盛时代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如一个美人般风情万种,主席洛赛克骄傲地宣称近年来,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电影展映甚至超过纽约和洛杉矶。蒙特利尔是北美城市,影迷们可以观赏来自世界各地的广泛的电影作品。如今,商业影院的排片以商业大片为主。如果没有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展映的来自80个国家的400部电影,那将大大减少蒙特利尔的文化魅力。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并不以评奖为主,而是以电影展映数量多而著称,它主要服务于市场。近年来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越办越红火,其被关注度和在电影届的地位成倍增长,一跃成为加拿大乃至世界上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吸引了众多好莱坞明星、导演、音乐家、剧作家及社会名流。

相比较而言,曾经是世界级电影节之一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近年来却是日薄西山,今年更是给人以朝不保夕的感觉。

因资金不透明,2000年后,政府和企业开始撤资,加拿大商界对电影节的赞助急剧减少。

2004年第28届电影节开幕前夕,联邦电影局和魁北克省电影局宣布停止对它的赞助,政商两界的冷遇令其债务危机更加严重。

2014年,电影节的资金危机更是雪上加霜,蒙特利尔市政府也宣布不再给电影节提供赞助,更导致了电影节资金捉襟见肘。

2016年,赶来蒙特利尔参加电影节的立陶宛导演伊格纳斯·米斯基尼斯(Ignas Miskinis)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必要去机场赶班机到蒙特利尔,因为电影节办公室根本没人接听他的电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们买了门票,我们定了酒店,除此之外,组委会再没有给我们任何信息。米斯基尼斯大吐苦水。他抱怨说电影节网站一直没有更新,他无法与组委会的任何人取得联系。

这届电影节开幕前,大多数电影节工作人员宣布辞职。理由是电影节主办方出现严重财政问题、开不出工资、兑现不了已经签署的合同、让他们无法继续工作下去。

继员工辞职后,多年来一直与电影节合作的Cineplex连锁影院公司宣布停止合作关系,几十部来参加电影节的电影被取消放映。

有报道说,Cineplex影院方面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在多次催促并延长付款期限的情况下,电影节主办方仍然不交付使用Cineplex旗下电影院的定金。

22部被取消电影放映的导演在Facebook上发帖表达自己的气愤心情,并呼吁电影节主席Serge Losique认真考虑辞职。

创办人Serge Losique,早年毕业于康考迪亚大学,掌管电影节40多年,已届高龄却仍不愿意把职位让给更有能力的人,是目前公认的电影节日暮西山的主要原因之一。而管理不善、资金不透明等也都是她走向衰落的助推器。

自1983年第七届起,华语片开始参与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当年中国导演段吉顺与日本导演佐滕纯弥联合导演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获得最佳影片美洲大奖,这是中国电影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首秀。

1990年第14届,滕文骥以《黄河谣》获最佳导演,动画片《山水情》获最佳短片奖。

1995年第19届,谢飞导演的《黑骏马》获得最佳导演、最佳音乐艺术成就奖(腾格尔),张艺谋获百年电影贡献奖。

这只是一部分上榜中国电影,这个名单很长,继续找,你还会找到孙周、巩俐、安战军、滕文骥、杨亚洲、陶红、王全安……来自中国的电影作品屡屡亮相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

2016年第40届时,已是摇摇欲坠的电影节被来自中国的金城集团的赞助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电影节也投桃报李,首开了中国电影单元。

人们还经常从洛赛克口中听他骄傲地提及我的中国朋友,似乎他在向众人宣示雄厚的中国资本一定会让电影节起死回生,中国俨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洛赛克在其官网上称中国正逐渐成为世界电影制造大国,我们愿为这一目标添砖加瓦,并自豪地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是中国电影海外展映推广最重要的场所之一。

然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的中国并没能真正为经营窘迫的电影节解困,中国文化也没能给日渐萎缩的电影节注入活力。

2017年,中国企业没有再为电影节提供赞助,7月爆出电影节所属的帝国剧院因欠费被断电,洛赛克也因拖欠两名债权人数百万加元被告上法庭。

就在人们猜测电影节是摸黑秉烛还是干脆停办之际,在预定开幕日的前三天,实力雄厚的魁北克媒体集团(QUEBECOR)宣布以500万加元收购帝国剧场沉重的抵押债务,洛赛克又一次获救了。

仓促举办的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堪称史上最潦倒的一届,没有海报没有印刷手册,只在剧场窗子上贴上印有片名及放映时间的小纸片,五人评委会最后也只有三人到位,其领衔者是连加拿大娱乐记者都不熟悉的法国女演员范妮戈当松(Fanny Cottenon),首次来蒙特利尔的她,没等到闭幕式就提前离去,把揭晓获奖影片的活儿留给了洛赛克自己。

2017年,角逐国际竞赛单元美洲奖的影片只有18部,却有四部来自中港台,最后中国导演徐浩峰的作品《刀背藏身》获得最佳艺术贡献奖。

值得一提的是,洛赛克在窘迫之中也没忘了中国,电影节照常举办中国电影竞赛单元,有10部中国电影参加,他甚至还与中国人联办了中国电影创造力暨海外战略大会。

本地媒体在报道其闭幕的消息时说徘徊在生死线上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闭幕了。

魁北克电影资料馆馆长马塞尔·让(Marcel Jean)称它已是临终前的弥留状态,且还不是一只死后能涅槃的凤凰。

有魁北克人悲愤地在La Presse 《新闻报》网上留言衰老的洛赛克像地堡里的独裁者一样,固守着电影节他正使蒙特利尔成为世界电影的笑柄。

多年来人们呼吁电影节求变,洛赛克再次反唇相讥:这不是鱼虾节,电影节其实每年都在变,他所指的变化,可能是把中国作为救命稻草,在电影节中加入更多的中国元素。

8月1日,洛赛克支付了法庭要求的3.28万加元,法庭随即于8月3日解除了对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禁令,电影节将按照原计划在8月23日开幕。

最新版电影节中文官网上有一行让人热血沸腾的话:我们从来不想错过每一部好电影,我们也不愿被各种外界因素干扰:政治、国别、商业等。追求电影本身的质量,让每一位观赏的人都能咀嚼出其中的妙,一直让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在世界上拥有优质不衰的口碑。因此,我们敞开怀抱拥抱每一位手握佳作的导演们,愿你们能站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肩膀上向国际电影舞台展现你们深厚的创作实力。

蒙特利尔电影节这个曾经的老牌电影节传闻因资金不透明,政府和赞助方逐渐撤离,来自中国的资金注资继续支持他们的运营,但是也因为无法拿不到优质的参赛影片,亦无法邀请到重磅的电影人,使其电影节的含金量持续下滑。而当时在位的老总监也在一定程度上把持着电影节的运作,团队即使想要自我更新也无法贯彻执行。

而在国内,平遥国际影展也在去年发生过贾樟柯导演宣布退出的情况。无论中外,电影节展从日常运营到正式举行,都需要专业的团队和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和当地政府、赞助方、董事会维持良好的关系,每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而这些只是基本操作,在预算内还要努力做出自己的独特风格,区别于其他的竞争对手,实属不易。

近日据《综艺》等杂志网站消息,世界最顶级的纪录节之一的英国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Sheffield Doc/Fest)目前正陷入了混乱,上周该节艺术总监辛蒂亚·吉尔(Cintia Gil)离职后,其整个策展团队似乎已被悄然解散。

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是每年在英国谢菲尔德举行的国际纪录片节和纪录片市场等相关活动的统称。该节展包括电影竞赛、电影放映、虚拟现实展览、讲座和会议、和为支持资助发行纪录片和电影制作人才发展所设的市场。从1994年开始,该节已经成为英国最大的纪录片节,也是世界上第三大纪录片节。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之为最重要的纪录片展示场所之一。

这个与伦敦国际电影节电影节(BFI London Film Festival)齐名的节展,一直饱受策展团队和总监高流动率的困扰。在2015年将权力移交给探索网络国际公司前执行官伊丽莎白 · 麦金太尔(Elizabeth McIntyre)之前,该节展由受人尊重喜爱的的希瑟 · 克罗尔(Heather Croall)担任了9年的总监职务。与克罗尔一同退出的另两位——顶级管理人员查理 · 菲利普斯(Hussain Currimbhoy),他之后加入了《卫报》(The Guardian)担任纪录片板块的负责人,侯赛因 · 柯里姆霍伊(Hussain Currimbhoy)去往圣丹斯电影节。

麦金太尔帮助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实现了更加现代化的突破,并加强了电影节的行业规划,但她也在2018年离职。辛蒂亚·吉尔(Cintia Gil)是在2019年被任命的新总监。然而,就在当年的晚些时候,该节展再次陷入争议,新的高级策展人亚当·库克(Adam Cook)在上任仅一个月后就因在网上出现的不当行为被指控而辞职离任。吉尔从零开始组建了一个新的团队,也经历了两年的大规模疫情。

他们在这一份声明中指出,自2019年以来,整个团队都在前总监辛蒂亚·吉尔(Cintia Gil)的领导下参加电影节策展工作。他们声称,在吉尔离开几天后,他们悄无声息地被锁在了电子邮件账户之外(意为被踢出),这被归结为艺术分歧(artistic differences)。该组织还指出,我们出现在电影节上的所有痕迹——名字、照片、有关我们工作的信息——都被从网站上删除了。

我们没有收到任何终止合同的通知,也没有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感谢,更没有承认我们在2020年和2021年的电影节中扮演了任何角色,这两届电影节都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举办的,策展团队成员说。我们写信给董事会,在得到不痛不痒的感谢后,董事会告诉我们,如果再次发布招聘信息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申请这份工作。

《综艺》(Variety )杂志已经联系了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的董事会方面,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收到回复。

该策展团队指出,电影节已经开始为2022年的举办做热身宣传了,但实际上并没有艺术执行团队到位,并且电影人提案很快即将开放。

与此同时,它还宣布了一批新的董事会成员,其中包括来自熟悉的bbc广播公司和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等公司的新代表。可没有公开提供任何关于辛蒂亚和策展执行团队是否连续聘用或其他模糊的信息。

在吉尔的带领下,纪录片节的策展团队做出了一系列努力,旨在实现该电影节的多样化,使其更具国际性和包容性。但从本质上讲,他们为尚没有代表作的新兴人才提供了平台,而不是纪录片界那些经验更丰富、知名度更高的前辈或是老手——这一行为,和董事会更具商业品味的做法不一致,所以策展团队的工作受到了干扰影响。

声明中写道:过去两年艺术家和策展人之间为发展电影节各个方面的所建立的交流在现在看来都是徒劳的。 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的未来是什么?它如何适应董事会的新愿景?

声明中还继续指出:作为策展团队,我们再次质疑主要由广播公司和专员组成的董事会举办电影节的目的和道德规范,这些董事会希望从那些发行前景已经非常确定的项目上获利。(指那些看起来或者评估后能挣钱的项目)

早在2019年7月,电影节备受尊敬的节展总监卢克 · 穆迪(Luke Moody)选择退出。这位Doc Society的前任执行官,更多的时候是作为一个幕后人物,他曾发表了一份震惊业界的充满激情的声明,声称他离开是因为对英国广播电视节目的作品感到沮丧,我认为这些电视节目与电影节的核心价值观——国际主义、多元化的声音、纪念活动以及支持新人才和年轻人的精神不一致。

最后,该声明怀疑有一些机构团队口头上宣扬多样性,但实际上并没有为行业的的排挤、不公平等系统性问题作出贡献。像谢菲尔德这样的电影节应该成为解构权力的一种路径,它优先于一部电影、一部国家电影、一种发行模式、或一种电影制作运动。

在在最好的情况下,电影节应当向观众和电影业提出挑战,要求他们批判性地思考问题,并保持开放的心态去吸收可能是新的和不熟悉的观点和风格。之前提到的艺术分歧应该是改变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的基础,这种分歧与差异也正是一个电影节繁荣发展所需要的必要条件。

我们永远感激有机会成为辛蒂亚·吉尔(Cintia Gil)领导的策展团队的一员。我们互相学习,感谢她创造了一个勇敢的空间去聆听和学习。今年年初的时候,许多的国家仍然处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下,但我们依然会定期开会讨论执行方案,前景是美好。

2020年2月27日,以主编斯特凡·德罗姆(Stéphane Delorme)为首的法国著名电影杂志《电影手册》编辑部发布了一则声明,由于《电影手册》有了新股东,其中包括电影制片人和科技大亨等,该杂志15名编辑决定集体离职。斯特凡也在这本于1951年创刊的电影杂志在2020年3月份的期刊卷首,写下一篇名为《The End》的文章,用以解释以及道别,并预告无论如何,4月刊都将是最后一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美媒列出了2021-2022赛季目前三分球命中率最好的五名内线球员
Next post 诺丁汉森林 vs 谢菲尔德联队 诺丁汉森林保主场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