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英格兰:英国是一本翻不厌的教科书

长期以来,英国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的:阴云笼罩的天空下,街道上男士身着黑色外套,手持一把长长的黑色雨伞,女士身着长裙,斜戴着夸张的帽子准备去参加宴会;《唐顿庄园》里的女性贵族们聚在一起喝下午茶拉家常,欣赏乡村的如画风景;晚上街边煤气灯逐一点亮,福尔摩斯和华生匆忙奔走于大街小巷进行《血字的研究》,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大侦探波洛走出在伦敦的办公室“白马大厦”;烛光摇曳的古堡里,一个名叫德古拉伯爵的吸血鬼映在墙上的影子露出锋利的长牙(罗马尼亚吸血鬼城堡的故事诞生在英格兰惠特比的一家旅馆里);伟大的首相丘吉尔面对茫茫大海,说“一定要把孩子们接回来”,傲娇的女王坐在金碧辉煌的马车里,后面跟着的是把储位坐穿的查尔斯王子……

这个开头略显混乱,似乎时光穿梭了上下两千年。因为英国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一言难尽:从古罗马帝国时期的蛮族凯尔特人,到最有故事的金雀花王朝;从都铎王朝的古朴岁月,到英法“百年战争”;从历史课本上读到的“查理一世上了断头台”到工业革命;从奠定了“君主立宪制”的《大》到“日不落帝国”……两千多年来涌现了无数文坛巨擘:莎士比亚、简·奥斯丁、拜伦、雪莱、萧伯纳,在他们的笔下诞生了一部部歌剧与戏剧。虽然通称“英国”,可世界杯的赛场上却从未出现过这个名字。英国的全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英文是“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分分合合闹的不可开交,英国“自导自演”的“脱欧”不知道是不是一场闹剧。英国不仅保留了王室,“超长待机”的女王领导的大家庭更成了全世界最引人瞩目的皇室之一。

然而我却在游历了五大洲之后,才踏上英国的土地。原因很简单: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何入手去发现这个国家的魅力。加之前几年英国旅游签证复杂(所提交的材料繁琐),有效期较短(申请一次只给半年),英镑汇率又居高不下,英国就在我的“愿望清单”里静静地躺了许多年。今年实在是找不着什么地方可以去了,英国闹腾“脱欧”的最大好处就是英镑汇率相对走低,我想,这个国家也该提上行程了。

提前半年就早早入手了往返伦敦的特价机票,行程设计却改了又改。因为这个国家可玩的地方实在太多,南有伦敦、牛津、剑桥,北有爱丁堡、湖区、阿伯丁,不大的国土上散落着珍珠般耀眼的古堡与庄园。既然出入都在伦敦,不可避免的要走回头路,起初我只想深度游览伦敦,再一路向北乘火车到约克,折回往南到巴斯——古罗马人统治英格兰近四百年留下的这两座重要城市,期间顺路游览剑桥,再从巴斯乘公共交通或报个Tour去巨石阵。我拿着行程请一个对英国很熟悉的姐姐给点建议,她说“这一南一北的你自己不觉得折腾吗?英国你肯定不会只去这一次吧?”我一想也是,这么走不仅太浪费时间,而且也没有什么亮点。回来对着地图琢磨一下午,翻了几篇攻略,于是,之前所有的行程都被推翻了,火车改自驾,剑桥改牛津,大城改小镇,一条穿起古堡庄园、自然风光、战争遗迹、名人故居的线路就出现了,就是这一次的主题“环游英格兰”。

伦敦的深度游览是必须的,英国文学家塞缪尔·约翰逊曾说过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厌倦了伦敦,就意味着他已经厌倦了生活。

这句话,无疑是对伦敦的最佳诠释。近两千年的建城史,造就了这座深刻多面的大都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千个旅行者眼中也有一千个伦敦。伦敦装的下日不落帝国的磅礴气象,也孕育得了小而美的精致生活。各种耳熟能详的名胜古迹间能看到人们活色生香的日常,摩登的金融之城与古典的艺术之城交织相融,无论是举家出游还是独自旅行,都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自己的心头所好。她是“博物馆之城”、是“戏剧之城”、更是近两千年来权力斗争的中心。伦敦塔里不知游荡着多少屈死的冤魂,议会大厦里是否吵得不可开交?“走在伦敦的街道上,从不觉得自己是游客,因为每个人都只是路过”。她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大都市一样,人多车多,世界各地的人为了谋生来此工作,长住下来结婚生子……每到一处我都乐于和遇见的人闲谈,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西西里、波兰、罗马尼亚、印度、哥伦比亚甚至肯尼亚……站在泰晤士河畔,我不禁思考起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伦敦人都去哪儿了?

从行程上,我更建议先游览英格兰南部,把伦敦的行程放在最后。但由于我是球迷,虽然不是英国(英超)球迷,但既然来了总想看场球,伦敦的游览就被迫分成了两段。那么,余下的6天半如何安排呢?很多人来了英国只是蜻蜓点水般地去了牛津、剑桥、温莎,再去个巨石阵,其实,英格兰南部那些“非著名景点”才是英国线世纪前的古英伦七大王国中有4个王国集中于此(南部撒克逊人的威塞克斯、埃塞克斯和苏塞克斯,东南部的肯特),富裕的南部乡村和美丽繁荣的南部海岸一直是英国王室的度假之地,气候温暖湿润,留下了诸多贵族庄园。动辄数百年历史的古堡,也是了解英国的绝佳之地。

于是,6天时间,一人一车,从伦敦向东出发,经过基督教的发源地坎特伯雷,来到西欧历史上最强大的堡垒多佛城堡;再向西南来到英国王室的夏季度假之地布莱顿,登上世界最高的移动观光塔远眺七姐妹白崖;往西北路过温彻斯特看一眼亚瑟王的圆桌,去巨石阵拍个日出日落;来到英国最精致的小城巴斯,在蒙蒙细雨中欣赏乔治王时代的建筑,再在温泉浴场吃个下午茶算是给自己过生日;向东北折回到英国最典型的贵族庄园布莱尼姆宫,却被周末拥挤的牛津直接吓去了温莎城堡……

旅行虽然精彩,遗憾也是多多:秋季并不是游览英国最好的季节,这段时间英格兰南部多雨,这也是我没有往伦敦以北走的最重要的原因。但好在又是淡旺季交界,旅游景点人并不多,住宿、租车价格也比较便宜,最大的问题就是天气不好景色也大打折扣,尤其是南部的乡村风景,怎么拍都不如艳阳高照下温柔可人,到了坎特伯雷我就果断把所有庄园的行程取消了。旅行嘛,一切都随缘。

在大英博物馆里足足走了一整天,领略人类最辉煌的文明;10月初英国南部海岸的大风足有7级,遗憾的没能在布莱顿的巷子区漫步;到了索尔兹伯里大教堂,存放《大》的房间已经关门,只能隔着窗户远远地看一眼那个带有防弹玻璃的展柜;好在老天开眼,给了巨石阵一个艳阳天,警察蜀黍还指给我那条可以不用买票就能拍到巨石阵的小路;最期待的巴斯罗马浴场却因为雨太大顶楼关闭了;赶到布莱尼姆宫,阴天下的贵族庄园宛如一幅水墨画,傍晚却被温莎城堡里的“更年期大妈”絮叨的完全没了心情;预订了温莎城堡最早的一波门票,最期待的“玩偶之家”却拿去修了!回到伦敦惊喜地看到了女王一家人的车队,乘City Cruise游船来到地理课本上学到的格林威治,登上《新概念英语》第三册中提及的“卡蒂萨克号”帆船,脚跨0度经线,远眺从未想象过的伦敦天际线……

英国两年多次旅游签证,需要前往签证中心录指纹,自己办理也没那么难,在签证中心官网列出了所有需要的资料,大约2-3周取。

可以使用“环球漫游”WiFi,绝大部分地方信号都很好。要注意的是,伦敦地铁里没有信号!所以没什么人刷手机,都在看书。

通过代理网站提前预订,英国开车右舵左行,唯一要注意的是英国路上环岛较多,出入环岛的方向和我们熟悉的相反。关于英国租车自驾我之后会单写一篇。

伦敦是英国最重要的国际交通枢纽,从北京出发,国航、英航都有直航,大约12小时飞行。缺点是国航价格较高,英国航空偶尔会有特价票,我此次选的是卡塔尔航空,在多哈转机往返4713人民币。

10月7日-8日,伦敦希斯罗机场提车-坎特伯雷,途径艾美特花园,住坎特伯雷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旅行分享师、跨界自媒体人。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町芒评测|耶斯莫拉奶啤的“内卷”让我在线微醺
Next post 利物浦VS布莱顿首发曝光:西班牙王牌复出萨拉赫携南野拓实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