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希强硬定调 伊核协议谈判要和美国杠到底?

  “伊朗从未离开谈判桌!”当地时间10月18日晚,伊朗总统莱希发表了上任以来的第二次电视直播讲话,阐述了伊朗对恢复维也纳谈判的态度。

  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莱希表示,伊朗对于旨在美国解除制裁、各方重新履行伊朗核协议的维也纳会谈态度是认真的,但谈判必须以结果为导向,即符合伊朗的国家利益。美国等方面应展现诚意,解除对伊朗的非法制裁。

  他还强调,伊朗不会把民众的生计问题同伊核协议谈判挂钩,将继续坚持“抵抗型经济”政策,即扩大国内生产,降低对原油和天然气出口的依赖,提升经济自主能力。

  中东问题专家王晋对莱希的这番讲话给出了两个层面的解读。首先,莱希代表伊朗政府为伊核协议谈判划出了“底线”,那就是一定不能违反伊朗的国家政策和国家利益,言外之意,伊朗仍会在未来的谈判中秉持相对理性,甚至比较强硬的态度应对复杂议题。

  “不过,莱希同时也展示出了愿意与国际社会保持接触和对话,并在伊核协议框架下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态度,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王晋补充道。

  除了总统亲自出面,近期,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也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重启谈判的乐观态度。最近的一次,是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时,阿卜杜拉希扬表示,德黑兰收到了华盛顿再次对实施伊核协议感兴趣的“信号”,谈判将很快在维也纳重启。

  王晋认为,伊朗近期频频释放信号,或许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各方施压有关。上周,美国、欧盟,包括以色列在同一天向伊朗发出警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如果伊朗不改变路线,美国将考虑每一个选项来应对伊朗挑战。路透社指出,这样的警告“空前强硬”。

  而就在莱希发表第二次电视讲话的当天,布林肯在华盛顿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会面时再次强调,“外交窗口”正在关闭。

  另一方面,美国持续的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也让伊朗感受到了压力。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伊核协议是摆在莱希面前最迫切的问题之一,只有通过重启协议,伊朗才有机会卖出更多石油,缓解经济压力,伊朗国内企业的经营、资金周转等问题才能得到一定的解决。

  在王晋看来,眼下横亘在美伊之间的问题仍是“谁先走第一步”。美伊之间互不信任,双方在“伊朗先恢复履约”,还是“美国先取消对伊制裁”这一关键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当地时间10月17日,伊朗议员阿里雷扎贝吉向媒体透露,在当天举行的一次伊朗议会闭门会议中,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称,伊朗将于21日在布鲁塞尔恢复与5个伊核协议相关方之间的谈判。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另一名伊朗议员纳杰马巴迪的证实。

  然而,事情很快出现反转。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当晚就出面进行了澄清,按照他的说法,伊朗副外长巴盖里确实有访问布鲁塞尔的计划,但为的是与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莫拉见面,而不是重启伊核协议相关方会谈。

  王晋分析道,这次伊朗副外长前往布鲁塞尔,可能带着双重任务,一来可以与欧洲国家展开广泛接触,继续寻求他们的支持,为恢复谈判做好铺垫和准备,再则可以通过欧盟这一桥梁向美国传递立场,毕竟,伊核协议谈判已经中断数月,在重启之前,美伊双方都需要摸清对方的关切和“底牌”。而在此前的接触过程中,欧盟一直扮演着“游说者”和“沟通者”的关键角色,未来,美伊想要打破僵局,恐怕仍少不了来自第三方的帮助和协调,因此,伊朗方面通过巴盖里这次“铺垫式”的访问“投石问路”,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近期欧盟的表现也确实十分积极。就在数日前,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访问伊朗,同巴盖里围绕伊欧关系及如何恢复会谈等议题举行了会晤。莫拉称,准备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各方进行合作,推动会谈继续进行,以取得各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也在本周一表示,希望尽快与伊朗外交官举行会谈,讨论重返伊核协议的可能性。但他同时强调,正式的会谈只能在维也纳举行。

  当地时间17日,路透社援引一份文件和船舶追踪服务讯息报道称,一艘悬挂伊朗国旗的超级油轮于16日在委内瑞拉水域起航,船上装载着由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提供的200万桶重质原油。报道指出,两国的石油公司达成了一项互换合约,以委内瑞拉的马瑞原油换取伊朗的凝析油,旨在缓解由于稀释剂严重短缺导致的委内瑞拉石油产出及出口下滑。

  该交易于今年9月首次启动,当时,美国财政部就曾在发给路透社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这项双边石油贸易可能违反了美国对这两个国家的制裁,并引用了确立惩罚措施的政府命令。

  该制裁计划不仅禁止美国人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部门有生意往来,而且还威胁对任何与这两个国家石油公司进行交易的非美国人或实体实施“二级制裁”,包括禁止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罚款或冻结其美国财产。

  伊朗之所以不顾美国制裁,发展与委内瑞拉的能源关系,在王晋看来,除了有改善财政困境和孤立局面之意,恐怕也反映出伊朗国内强硬派的对外战略诉求,那就是通过联合“敌人的敌人”表达不满,反制美国的战略压力。

  “伊朗的这一举动,可能会成为进一步降低美伊互信的不确定因素,但美国和伊朗能否回到谈判桌,归根结底仍取决于这两个国家本身,包括双方能否协调彼此立场,在关键问题上作出让步。”王晋表示,美伊之间需要真诚对话,美方应彻底纠正对伊“极限施压”的错误政策,以及对第三方的“长臂管辖”,推动谈判早日重启并取得成果。

  王晋同时强调,伊核协议具有重要意义,既是巩固国际核不扩散体制的一项重大成果,也是捍卫国际多边主义的一项外交成果,因此,国际社会应该为美伊互动创造更好氛围、提供更多条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2021年谢菲尔德大学景观专业毕业展(本科+硕士)
Next post 靠审丑走红的“郭老师”被封:低俗有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