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10test3雅思阅读Section3翻译—古代航海者

剑桥10test3雅思阅读Section3翻译-在太平洋遥远的岛屿上定居的古代航海者

在太平洋瓦努阿图群岛的埃法特岛上,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揭示了一个古老航海民族——现代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的踪迹。这处遗址的发现纯属偶然一个农民正在废弃的农场里挖地。结果挖出了一座墓穴——它是好几十座拥有3000年历史的地下基穴中的第一座,也是迄今为止太平洋岛屿上发现的最古老的基地,里面埋藏着一个古老民族留下的遗骸。考古学家称该民族为拉皮塔。

拉皮塔人是无畏的航海冒险家,他们驾驶简易的独木舟漂洋过海他们不只是探索者,还是开拓者,他们携带着一切所需物品——家畜、芋头苗和石器工具,去开创新的生活在几个世纪内,拉皮塔人的活动范围从巴布亚新几内亚丛林覆盖的火山区,扩展到汤加群岛最偏远的珊瑚岛。

拉皮塔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自己的线索,但埃法特岛却为研宄者扩充了相当多的信息。目前为止,已有62具遗骸被发现,另外,考古学家还找到了6只完整的拉皮塔陶罐,对此他们感到十分兴奋。其他物品包括一个拉皮塔骨灰缸,其边缘处印有乌形图案它们好像正低头凝视着骨灰缸内封存的遗骸=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考古学教授兼遗址发掘国际小姐领队马修·斯普里格斯表示:“这是一项重大发现,因为它十分确切地证实了这些遗骸就是拉皮塔人。”

从这些遗骸中提取的DNA或许能解开太平洋地区人类学研究最令人费解的难题之一——所有的太平洋岛民均发源于同一宗系还是多支宗系?在亚洲是只有从单点到单方向的迁移,还是有从多点到多方向的迁移?“这是我们现有的最好的机会去弄清拉皮塔人到底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今天他们最直系的后人又是谁’”斯普里格斯说道

还有一个难以攻克的、考古学未能给出任何解释的难题,那就是拉皮塔人是如何一次次取得相当于如今登月一般的成就的?没人发现过能够揭示他们的驾船技术的独木舟或任何帆具。后来的波利尼西亚人的口述历史和传统也无法提供任何线索因为这些在很久以前就成了神话,随着时问消逝了,正如拉皮塔人一样。

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拉皮塔人的独木舟可以在海上航行,而且拉皮塔人懂得如何驾驶它们,”奥克兰大学考古学教授杰奥夫,厄尔文说道他还表示,几千年前,早期的水手们开辟了穿过西太平洋群岛到达附近岛屿的新捷径,由此,这些航海技术也被早期的水手们发扬并传承了下来。然而,直到拉皮塔的后人驶离岛屿并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时,真正的冒险之旅才刚刚开始。这对他们来说必定是非常困难的,就如同今天登月对于我们来说一样,毫无疑问,这使他们从祖辈中脱颖而出,但是,是什么给了他们开始一场如此冒险的航行之旅的勇气呢?

厄尔文提到,拉皮塔人逆着信风,向东太平洋方向前行他说,这些“挡路的”信风也许正是拉皮塔人成功的关键所在,“他们可以一连航行好几天,随后到达一片未知海域并进行实地考察。这样很安全,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一无所获,他们还可以掉头,然后顺着信风的方向顺利返航。这应该就是整件事能够成功的原因所在”一旦航行在外,经验丰富的水手能够发现大量的线索引领自己返回陆地:海鸟、椰子树,还有被潮水卷入海中的树枝,以及午后地平线上堆积的云层,它通常代表远处有一座岛屿。

对于归航的探险者,无论成功与否,他们生存的群岛地形总能为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网。假如没有这个参照系,停错港口、迷路和偏航等情况就时有发生二例如,太平洋瓦努阿图群岛自西北向东南绵延500多英里,其中诸多相互可见的岛屿形成了一个屏障,可以让“搭着”信风的水手们顺利返航。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史前学教授爱索尔·安德森表示,所有这些假设都以一个重要细节为前提,那就是拉皮塔人已经掌握了先进的逆风航行技术。“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能够做到逆风航行,”安德森说。“假如他们可以做到,那在此假设基础上,人们就能够修造独木舟并重现这些早期航海之旅。但是,没有人知道拉皮塔人的独木舟是什么样子,也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操控的。”

与其将之都归因于人类技能,安德森更相信风的力量一安德森表示,厄尔尼诺——一种至今仍影响太平洋海域的反常气候现象——也许帮助了拉皮塔人分散开来。他指出,从太平洋地区缓慢生长的珊瑚中所收集的气候数据显示,拉皮塔人扩张时期发生了一系列极其频繁的厄尔尼诺现象。有时这些“超级厄尔尼诺”会连续几周改变常规的东西信风方向,这使得拉皮塔人进行了长途的计划外的航行。

无论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拉皮塔人的扩张达到了太平洋海域的三分之一,后来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扩张行为终止了。前方是空旷浩淼的中太平洋,但拉皮塔人也许太过分散、稀少,已经无法再进行更远的航海探险了一拉皮塔的总人口也许从没有超过几千人,而在向东的快速扩张过程中,他们发现了数百个岛屿——仅斐济群岛就有300多个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比分直播
Next post 耶斯莫拉火遍全网娱乐至死方休